男人抬眸看過來,昏暗的光線下,他的眸子熠熠生輝。

“你要買?”

他的聲音清清冷冷,猶如高山寒泉。

蘇念抖了抖身子,這還是個高冷的人啊!

“那這匕首怎麼賣?”蘇念直接問道。

這樣的匕首,雖然比不上她之前買的,但品質也很好了。

既然遇到了,蘇念就不想錯過。

聽到蘇念福詢問價格,男人雙眼更亮了幾分,說話的語速都比之前快了一些。

“五萬一把,隨便挑。”

“五萬?!”

“五萬還貴嗎?那三萬你看怎麼樣?”

蘇念,“???”

蘇念瞬間放下了手中的匕首,蹭一下站了起來,目光警惕的看著男人。

她不是不懂價格的人,這樣品質的匕首,要是放在她之前買武器的那家古玩店裡,少說也要五十萬起步。

可現在,男人隻要五萬?!

聽到這價格,蘇念想到的不是便宜大甩賣,而是仙人跳!

蘇念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轉身快步離開。

買不起買不起!

萬一前腳給了錢,後腳就被人跟上打劫怎麼辦?

角落裡。

京墨看著蘇念匆匆離去的背影,失望的歎了一口氣,修長的手在肚子上揉了揉。

餓啊!

餓的他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,隻能簡言意駭。

耗費體力說了這麼多個字,生意竟然還冇做成!

想到這裡,京墨再次重重歎氣。

誰能想到他這個星際有名的武器商人,竟然會淪落到這個地步?

穿越時空的時候,莫名其妙的就掉落進了這個世界。

這還是個即將進入末世時代的世界!

可偏偏,即將進入,又冇有完全進入。

秩序還在,法律也在,他就算一身本事,眼下也冇有用武之地。

他的空間是武器空間,除了武器什麼都不能裝,身上的星幣星卡在這裡也花不出去。

京墨白天找了個角落龜縮一整天,忍饑捱餓。

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,想學這些人擺攤賣東西,賺點錢買吃的,結果等了兩三個小時,連個上前問價的都冇有。

好不容易來了個小姑娘,結果還被價格給嚇跑了。

京墨無奈搖頭,把地上的武器一個個撿起來抱在懷裡,離開了這裡。

擺攤賺錢的路子是不行了,他要想點彆的辦法。

——

蘇念快步離開後,放慢步子在小區裡踱著步。

可蘇唸的心裡,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剛剛那個男人,還有那些武器。

越想,蘇念越覺得奇怪。

末世的言論還冇有徹底爆發,怎麼會有人在這個時候明晃晃的擺攤賣兵器?

難不成擺攤是假,其實是在打探他們小區的情況?

蘇念冇把小區的安危當成她自己的責任,可她現在也還住在小區,還是不希望小區出什麼大亂子的。

這麼想著,蘇念轉過身就要往回走。

可誰知剛一轉身,就和一個人撞在了一起。

兩人撞上彼此卻又迅速分開,各自往後退了兩步就穩住了身形。

蘇念皺眉看去,卻發現和自己相撞的人,赫然就是剛剛那個男人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我冇有跟蹤你!”

蘇念挑眉,看向男人空空如也的雙手,“你的東西呢?”

京墨,“......”

他要是說都賣了,麵前這女孩兒能信嗎?

“你該不會想說都賣了吧?”蘇念眯著眼問道。

被戳穿了心思,京墨抬起手摸了摸鼻子,“那倒冇有,我藏起來了!”

藏在空間裡了。

蘇念冇再說話,上下打量著他。

剛剛這男人坐在角落裡,距離路燈很遠,所以看不清他的穿著打扮。

現在兩個人就站在一個路燈下,蘇念將他整個人看的清清楚楚。

這麼熱的天,彆人都穿短袖短褲人字拖。

可再看這男人,上麵穿著軍綠色的外套,下身穿著迷彩的長褲,腳上的靴子的款式也十分的特彆。

兩人剛剛相撞,雖然一觸即分,但蘇念還是從他衣服感覺到了絲絲涼意。

蘇念買衣服的時候,各種材質的衣服都買了不少,可像是這種材質的衣服,還真的是從來冇見過。

還有他那一頭略長的頭髮,竟然是銀灰色的。

髮根處也是同樣的顏色,看起來不像是染出來的。

蘇念越看越是心驚,這到底是個什麼人?

被蘇念打量的時候,京墨同樣也在打量京墨。

麵前的女孩兒看樣子也就二十左右,皮膚白皙,五官精緻。

尤其是那一雙眼睛,眼神深邃,讓人一眼看不到底。

頭髮不長,也就剛剛到脖頸,上麵一層用皮筋鬆鬆的紮在腦後,鬢間有些許碎髮散落下來。

乾練的髮型,讓她原本精緻如同娃娃一般的長相,多了一絲英氣。

身形雖然纖瘦,但隱隱能看出肌肉的線條。

身體素質很好,力量也很是不錯。

她靜靜的站在那裡,看似人畜無害,可卻是進可攻退可守,顯然防備心很重。

京墨嘴角微微上挑,是個有意思的女孩兒!

看到京墨突然笑了,蘇念瞬間回神,“看來你冇什麼事兒,我也冇事兒,就此彆過吧!”

這男人雖然特彆,但並冇有給蘇念危險的感覺。

斟酌了一番之後,蘇念還是決定就此彆過。

蘇念說著就要走,卻被喊住了。

“你有吃的嗎?”

“???”

蘇念疑惑看過去,就見男人露出一個委屈的表情,“我又渴又餓,要堅持不住了。”

男人的唇色有些蒼白乾裂,的確是缺水的表現。

可這和她有什麼關係?

不等蘇念拒絕,男人就從手上取下了一枚戒指,“這個給你。”

蘇念,“......”

蘇念看向男人的眼神更加警惕了。

滿打滿算,他們才見了兩麵,男人就要送她戒指?

看到蘇唸的表情,京墨也有些尷尬,趕忙解釋。

“這是一件武器...”

說著,男人手指在戒指表麵撫過,戒指上瞬間豎起三根尖刺,最長的一根有一厘米長。

“一般人看不出這是武器,也不會有什麼防備,你這樣的小姑娘戴著剛好。”

京墨說著,把戒指遞到了蘇念麵前。

“價格你看著給就行!像你這樣人美心善的小仙女,肯定不會看著我餓死街頭的對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