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kc小說 >  最強狙擊兵王 >   第6章

王二奎被李風虎一腳踹的重心不穩,整個人也向後倒了下去!

此時一顆子彈貼著他的額頭飛了出去!

在他黑黝黝的額頭上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!

王二奎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額頭。

“草,這幫狗腿子打槍還挺準的!謝謝連長!”

“這不是偽軍打的,這是鬼子打的!快撤,我們這點人,這點子彈消耗不起!”

李風虎領著部隊從山梁上下來,就往旁邊的樹林鑽去!

後麵跟著追來的偽軍和鬼子兵!

張棟跟著張三喜。聽著呼嘯而過的子彈,貓著腰就往樹林裡鑽去。

張棟有意識的跟在爺爺張三喜的身後護著他!

後麵跑過來的鬼子兵卻是越來越多。

幾個兄弟腳下慢了一點,轉眼間就被射殺在地!

張棟聽著這有些不同的槍聲,心中一震:“糟了,有狙擊手!”

張棟頓時一個轉身,背後的中正步槍端在手上,上膛,瞄準,開槍!一氣嗬成!

簡直瀟灑極了!

“砰”一聲清脆的槍聲!

對麵一個還在瞄準的鬼子兵頓時腦袋一歪。

頭上的鋼盔上多了一個彈孔!

乳白色的腦漿蜂擁而出!

“你們快撤!我來斷後!”

張棟手中不停,又是“砰砰”機槍!

乾掉了鬼子的機槍手和幾個衝的快的鬼子兵。

這時,一雙大手抓著他的衣領,瞬間將他薅進了樹林之中!

而鬼子兵看到部隊進了樹林,也放緩了追擊的腳步!

一個留著仁丹胡的軍官,冷靜的看著地上殘留著腦漿的鋼盔。

眉頭也蹙了起來!

“停止追擊!”

鬼子兵停下了腳步。

一個手拿王八盒子的軍曹跑了過來。

“鬼塚少佐,怎麼不追了?”

“中國兵法有雲,逢林莫入!我們不能鋌而走險,而且,對麵有神槍手!”

“哦?神槍手?”

軍曹納悶的看著少佐鬼塚。

鬼塚用指揮刀點了點麵前的鋼盔。

“那我們怎麼辦?”

“回大本營再說!這個神槍手會給我們帶來非常大的麻煩!”

軍人世家出身的鬼塚一郎望著前麵的樹林,臉上多了一絲憂慮。

爺爺陸軍上將鬼塚幸雄曾經跟自己說過,

打仗不可怕,死人也不可怕,可是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讓你死的神槍手才最可怕。

自從鬼塚一郎踏上這一片陌生而廣闊的領土,就被深深地震撼了!

他發誓要將這一片廣闊的領土成為大日本帝國的後花園!

從軍校畢業到現在,大大小小十幾仗。

自己還未嘗敗績!這也讓西北區的陸軍本部對他寄予了厚望。

將他作為重點培養對象!

現在的他更是冷靜謹慎。

“撤!回大本營!”

鬼塚一郎看了一眼樹林,指揮刀重重的一頓!

張棟回過頭看到的卻是爺爺張三喜那一口大白牙和一個憨厚的笑容!

張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埋怨道:“下次不能這樣,太危險了!”

張棟忽然覺得有點不對。

“誒,不對啊!這是我爺爺,都活到建國後了,我怎麼還想著保護他呢!真是的!如果爺爺死了,那自己豈不成了一個幽靈了!”

想到這張棟心裡一亮,也有了自己的主意!

上窪村,一三九連指揮部。

“通知各排排長,到我這來!順便把那個張棟也叫過來!”

李風虎正仔細的看著眼前的破舊地圖說道。

一會功夫,三個排長和張棟來到了李風虎的麵前。

“一排長,這次打掃戰場的槍支彈藥儘量給會開槍的!”

“那是,總共就那幾十條槍我都分出去了!”

“二排長,繳獲的那些軍服拿到村裡讓婦救會的同誌改一下樣式再穿!”

“三排長,這兩天西山口的據點什麼情況?你的人摸清楚了嗎?”

“報告連長,據裡麵的廚子老吳說,這兩天鬼子的補給就快到了!”

“好!讓你的人繼續盯著,這一次咱們給他一鍋端!”

“連長,你要打西山口據點?”

王二奎興奮的搓著手看著李風虎。

“你他孃的一說打仗就來勁!讓你招的新兵呢!”

“新兵有,一看咱們冇有槍,人家都不願意來!”

“你告訴他們,不出一個禮拜,就讓他們拿上槍!”

王二奎興奮的給李風虎敬了一個軍禮。

“是,連長。”

“西山口,是上窪村,吳家溝,下窪村,水泉,信陽通往太原的必經之路,這個據點可以說是鬼子的重中之重,我們這次一定把它吃掉,拔了它這一顆釘子!”

“連長,要不要和指導員商量一下?”

薑茂纔有點心虛的說道。

“商量個屁啊!他去學習還冇回來,怎麼商量。兵貴神速。等他回來,黃花菜都涼了!”

薑茂纔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。

“那我們夜襲?”張大彪的小眼睛裡閃著智慧的光芒!

李風虎看了一眼聽得聚精會神的張棟說道:“肯定是夜襲,大白天去當靶子嗎?”

“這是我們的強項,都回去準備一下!儘量白刃戰!”

“是,連長!”

三個排長匆匆出了指揮部。

李風虎仔細的看著張棟。

隻看的張棟一陣陣的發毛。

“說說吧,你是哪個部隊的?”

張棟才明白李風虎的意思,這是要探探自己的老底。

幸好張棟早有準備。

把爺爺以前跟自己說的番號一說。

李風虎點了點頭。算是解除了對張棟的那一點懷疑。

“你的槍法很好,有冇有想過留在我們一三九連?”

張棟冇想到李風虎會留下自己,這下正中自己的下懷!

張棟為難的看著李風虎說道:“這好像不大好吧?”

“有啥不好的,都是殺鬼子,在哪都一樣!”

“可是…”

“冇有可是了,你就聽我的冇錯。再說了,你還有個同鄉在這,也是一個照應!”

“那…好吧!”

張棟故作為難的答到,其實他心裡早就樂開了花!

“報告連長,在西山口的鬼子出動了!”